法身法门发现者纪念日

北榄寺祖师——验证佛陀的证悟

公元1906年,年仅22岁的术.弥给诺,毅然决定在素攀府的颂丕农寺受戒出家,法号:湛塔萨罗。他出家的第二天,就开始努力一边学习《经藏》,一边修习禅定。鉴于勤学好问的性格,每当有机会他就去寻访名师,跟随他们修习《经藏》和毗钵舍那,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证悟佛陀的教法,可直到第十一个年头仍未实现所有目标。

直至公元1917年10月的月圆日,年仅33岁的他在暖武里府挽粿县的博奔寺内决心舍命精进修行,立愿道:如果不能证悟佛陀所证悟之法,宁死不起座。随后,他开始摄心守意盘腿打坐,当心渐渐入定,便看见一颗法球(出道光球)浮现上来,接着又看见一颗新法球浮现上来代替旧的法球,且更加透明光亮。当晚,他又次第看见内在的种种身像,乃至法身。

基于此因,北榄寺祖师验证了佛陀的证悟,证实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修行打坐证悟正法,且不受时间的限制。也就是不管时间过去多久,亦无论是谁,只要以正确的方法修行都有机会得见中道,证悟正法。

证法之日

公元1917年10月的月圆日,祖师托钵回来后便进入大雄宝殿内精进打坐。当时是上午八点多钟,祖师开始摄心守意盘腿打坐,并下定决心:未听到报午斋的鼓声响起,绝不起身离座。他许诺之后闭上眼睛,持续默念“三玛阿罗汉”。后来,身体逐渐麻痹和酸痛,甚至感觉每一块骨头好像要爆裂一般,几乎快忍受不住了,内心的焦虑也随之而来:

“咦!以前打坐从没有这么难受,为什么在许下没听到鼓声不离座的诺言后,反而造成身心的焦虑不安?同以前打坐的状态大相径庭,何时鼓声才会响呢?”

心越想越不安,有好几次几乎要起身离座。但转念一想既然许下诺言就绝不能轻易放弃,于是继续忍耐坐下去。随后,心开始慢慢静定下来,止歇安住在一点中,并见到一颗清净光亮,大小如鸡蛋黄的光球呈现在身体中心。当下内心有说不出的舒畅与愉快,酸痛和麻痹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在此时报午斋的鼓声也正好响起。

那一整天,他都沉浸在喜悦与轻安之中,且能在身体中心见到清净的光球。傍晚时分,当僧团齐集诵完波罗提木叉后,祖师又来到大雄宝殿中,虔诚发愿道:

“今天假如我坐下去后,不能证悟三界导师——佛陀所证悟的正法,宁死也不起座,即便血肉干枯,只剩下皮筋和骨头也罢。”

他发心结束后,开始在佛像前精进打坐,并面对佛陀慈悲的尊容,立下大愿:

“祈求世尊慈悲,赐予弟子世尊所证悟的正法,哪怕只是少许也好。如果弟子的证悟有害于佛教,则无需劳驾世尊,弟子将奉献生命,以报佛恩。如果弟子所证悟的正法能广泛利益佛教与众生,则祈求世尊慈悲加持,使弟子能顺利证悟,弟子自愿一生作为护卫佛教,镇伏魔军的先锋战士。”

发现法身法门

当祖师发完大愿后,开始盘腿打坐。这时,他突然发现成群的蚂蚁正沿着地板的裂缝攀爬上来。为了预防蚂蚁咬而妨碍修行,他用手指沾上煤油,准备在身体四周的地板上画个圆圈,防止蚂蚁入侵。但用沾有煤油的手指画不到半个圆圈,他又突然打消了念头:生命都可以奉献,还怕什么蚂蚁?他随即端身摄念,继续精进修行。当心逐渐静定下来,安住在身体中心如蛋黄般的清净光球变得更加透明光亮了,且逐渐扩大到如太阳一般大小。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因为过去所参学的禅法中没有达到这种境界。

在静定之中,他感觉彷佛从光球的中心有一个轻轻的声音传出来:“majjhima- patipada(中道)”。也就在那一刻,光球里面呈现出一个小小的光点,正好位于光球的中心点上,这个光点比光球更为光亮。他一边看,一边想这也许就是「中道」。刚才浮现的这个光点正好在光球的中心,那就再看看还会有什么变化吧!

光点慢慢地扩大,大到与原先那个光球一样大小,原先的光球则消失不见了。他继续看下去,接着又有新的光球出现,好像喷泉般一个接一个地浮现上来,而且一个比一个更光亮。随后又看见内在的种种身像一个个呈现上来,乃至见到有莲苞状顶髻的法身佛,这比以往所见过的一切佛像都更加清澈纯净。感觉彷佛听到法身佛的声音:“如是,如是”在耳中响起。内心涌现出此前未曾有过的清凉与喜悦,他随之感叹道:

“嗯,原来难就难在这里,使得众生不能觉悟。受、想、行、识这四蕴必须凝聚在同一点上,心若止歇,妄想即息灭,妄想若息灭,觉悟即现前。”

发现的真实佛法——法身法门,是证入佛陀所证悟的正法之道,真是既精细又深奥。随后,他又继续思索:

“佛法如此深奥,令人难以预料,佛法超越了思想,若仍然在思考,就无法证悟。如果要证悟,就必须让受、想、行、识凝聚在同一点上,心若止歇,妄想即息灭,妄想若息灭,觉悟即现前,若妄想不息灭,觉悟就不会现前。这是真实存在的,连接点就在此,如果不这样做,就无法证悟。”

初期弟子的证悟

祖师证悟法身之后,又继续打坐约半小时。在此期间,一座典雅的佛寺出现在定境中,他一眼就认出那是童年受教育的地方——邦巴寺。他的直觉认定:邦巴寺出现在定境中,说明那里一定有证悟此法门之人。

为了探寻究竟涅槃,自从证悟法身的那一刻开始,祖师就一直不间断地精进深修法身法门。越深修细研,越纯熟精炼,如此持续了一个多月,直至雨季安居结束。之后,他辞别住持,前往邦巴寺指导打坐。四个月后一共有七个人证悟法身,其中有三位比丘,分别是:尚丸法师、苯法师与武法师,以及四位居士。

就任北榄寺住持

公元1916年,祖师被推荐去北榄寺担任代理住持,并于公元1920年正式就任住持,直至公元1959年圆寂。他就任住持期间深受大众信仰和爱戴,所以被人们尊称为北榄寺祖师或隆普术。

初到北榄寺,祖师看见寺院已经处于半荒废的状态。后来,他开始着手复兴寺院,并从教育入手,要求全寺僧众必须严格遵守寺规,同时通过修习佛随念,即以常意念佛恩的方式教授止观业处。

在教导打坐时,祖师常让弟子默念“三玛阿罗汉”,维护心安住在体内第七中心处。“三玛阿罗汉”意指世尊是正自觉之阿罗汉。常忆念佛陀即修习佛随念,将有助于增上成就业处。因此,祖师解释说:“佛随念是令心觉醒、明亮、有力量之法,使心敢于修行,这也是佛教徒应具备的一种优秀品质。”

除了重视教导打坐以外,祖师也非常支持巴利语教学,为此还成立了一个教授佛法和巴利语的学校,建了一栋当时非常现代化的教学楼。后来,北榄寺逐渐恢复往日的繁荣,因此前往北榄寺学习打坐和出家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祖师对佛教的重要性

“法身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词,在许多地方都有记载,包括《三藏经》,以及上座部佛教与大乘佛教的各种经典。

例如,在《三藏经》长部的波梨品中有记载:“婆私吒听好,无论是法身、梵身、法者或梵者,都是我如来的名称。”

不同的年代或不同的人对法身的定义之理解各不相同,但都没有人能真正理解它的含义。

直至公元1917年10月的月圆日,当祖师证悟法身后,关于记载于《三藏经》和各种经典里的“法身”之定义,才逐渐清楚明了起来。

祖师教导打坐时既精细认真又循序渐进,从初级到高级皆有明确的指导,使人容易证悟,如法修习之人一般都会有很好的禅修经验。

祖师在教导打坐方面声名远扬,甚至传到了欧洲多个国家,让佛教在当地广为流传,这是当时泰国佛教未曾达到的成就,有许多外国信徒还不远千里慕名来到北榄寺受戒出家。

祖师证悟法身之后,一直孜孜不倦地教导打坐,同时让修行好的弟子承担起传承法身法门的重任,在未来继续向世人弘扬法身法门。

法身法门的传承

祖师圆寂后,他的得意弟子——詹‧孔诺雍老奶奶继续教导喜爱修行的人打坐,而法胜师父就是其中之一。当时,他还只是一位非常热衷打坐的高中生。后来,经过奶奶悉心教导,他也同样证悟了法身。

法胜师父从修行中体验到了内在的快乐,以及为了传承祖师的弘法使命,他有了一个非常宏伟的誓愿,即希望世上所有的人都能获得内在的快乐,而这也是人类共同的人生目标。

这个宏愿也是法身寺的奋斗目标,即法身寺将长期致力于教导大众修行打坐,并代代相传下去,令所有人都获得内在的快乐,并促进世界的和平。

向法身法门发现者致敬

后来,法身寺决定将每年10月的月圆日定为“法身法门发现者纪念日”。为了供养和致敬祖师,世界各地的弟子将会在当天举办各种隆重的纪念法会。正是因为祖师的缘故,让失传已久的法身法门重现人间,让后代弟子有再次修习的机会。

今年的法身法门发现者纪念日恰逢9月21日,法身寺诚挚的邀请祖师在世界各地的善信弟子,一起透过ZOOM视频软件参与线上法会,通过诵经、打坐和发慈心来表达对祖师的感恩之情。我们愿将这份功德虔诚供养北榄寺祖师(湛塔萨罗),同时也为自己累积福德资粮,祈愿世界早日摆脱各种危机灾难,回归和平与安乐。